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偷渡香港的雨儿
偷渡香港的雨儿

偷渡香港的雨儿

在广州,雨儿凭借自己的相貌工作并不难找,工作环境和工资待遇都好的超出了她的想象,但没有一家她能干的长。

  两个月里,她已经换了好几家公司,原因是她的上司都对她提出非分要求,有的甚至在办公室里对她动手动脚,她都坚决的反对,誓死不从,这样,不是人家炒她鱿鱼便是她难以忍受愤然离开。

  一位老总曾对她说:"小姐,你一没有文凭,二没有能力,三没有社会关系,我花那么多工资请你来干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漂亮,你这么不懂事,有福都不会享,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啊,"初入社会的她才感到外面世界的复杂。

  来广州两个月后,雨儿已陷入了困境,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有生以来第一次遇上这么大的麻烦,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天傍晚,她在一家大排档吃饭,邻座的一位漂亮女人主动过来和她搭仙,问明了她的一些情况后,那女人问她想不想去香港,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在香港有一家时装公司,托她在内地找几位模特儿,刚去工资5000港币,成名后可以拿到几万,还一个劲的赞叹她长得那么漂亮,身材又是一级的棒,不去当时装模特儿实在可惜,并说她要去了香港一定会走红,虽然当时雨儿很是心动,但还是有所怀疑,她不敢相信这天大的好事会降落在她的头上,于是就答应让她考虑考虑。

  那女人并没有强求她,临别时抵给她一张名片,让考虑好了就更她联系,但最迟不能超过明天,女人心中暗喜地离开了她,因为她已经从雨儿的眼睛里看到了结果。知道她一定会去的。

  这个晚上,雨儿几乎一夜都没有睡觉,香港,那是一个多么迷人的地方,她以前就曾幻想过自己能有一天到香港区逛一逛,现在机会便早早地来到了,虽然她还留恋父母,不愿离他们太远,还担心自己这次会不会又一次上当受骗,但一想到自己又可以走上舞台,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明星之梦,她还是激动不已,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于是她下定决心,再去博一博。

  第二天一早,她便打电话给那女人,表示自己愿意去,并直言她目前已身无分文,那女人却表示没有关系,可以到她哪里去,吃住由她负者,并问清楚她的地址,告诉她等一下会有车来接她,中午时分,果然有一男子开一辆奔驰轿车来找她,她收拾一下自己简单的行李便跟他上了车。

  她刚来两个月,对广州还不是太熟悉。车子拉着她跑了很长一段路,在一个远离市区珠江边的一栋豪华别墅门前停了下来,走进大厅,昨天那位女人热情地接待了她,安排了她的住处。

  女人告诉她自己叫徐曼莉,以后可以叫她莉姐,让她放随便一点,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雨尔在客厅里注意到,还有其它七个女孩子也在那里,虽然个儿头高低不一,身材胖瘦不同,但都长得很漂亮。

  那天晚上,莉姐给她们开会,告诉他们去香港正式手续很难办,要办起码要等三个月,甚至要等上半年,还不一定办的下来,现在要去就是有一个办法-— 偷渡,手续可以以后在慢慢办,她表示路子很熟,绝对可以把她们安全地送到香港,并让她们表态,谁不愿意去,可以离开。

  几位姑娘都表示愿意尽快就走,莉姐还告诉他们,为了安全期间,这几天不能和家人朋友联系,以免走漏风声引起警察的注意,搞不好还要去坐牢,姑娘们也都点头答应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九点,萍姐突然通知她们说马上就走,也不要带行李,说一切日用的东西那边会有人帮他们准备,然后叫两个男人带她们走,因为没有月亮,天就特别黑,风也很大,他们吓得心惊肉跳,连大气也不敢出,跟着两个男人偷偷摸摸来到江边,上了一条不大的货船,船上的人让她们钻进底舱,凶巴巴的让他们不要说话,然后就盖上了舱盖。

  船舱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又闷又热,雨儿又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心中不禁害怕起来,她只好双手环抱者膝盖龟缩在船舱的一角,耳边传来发动机的突突声和风浪拍打船体地啪啪声,身体能感觉到船在上下起伏。

  过了不一会儿,有人已经相继开始吐了起来,这使得船舱里的空气更加的难闻,雨儿也忍不住开始呕吐,不一会儿功夫,她已经吐了五六次,她感到自己的肠子都快要吐出来了,头脑又胀又痛,思维也开始迷糊起来,偶尔,她还能听到有同伴在小声的哭泣。时间过的正慢,雨儿仿佛在经历几年的痛苦,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活不下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一切都平静下来,舱门被打开,一束手电光照射进来,有个男人让她们别出声,赶快出来,总算熬到头了,雨儿咪咪忽忽地爬起来,跟着大家沿着舱门爬了出来,有个男人打着手电给她们引路,几个姑娘心惊胆战的跟着那男人绕过海边的乱石,上了一辆停在树林里的面包车,车子马上启动,快速地向夜色中冲去。

  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雨儿慢慢的清醒了一点,她可以看见车子沿着一条山边的公路快速地向前奔驰,望望窗外,依然是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二十分钟后,面包车开进一个很高的大门里,在一栋小楼的门前停了下来,车里的人对她们说:“到了,下车吧。”雨儿紧张的心情这才渐渐的放松下来。

  大楼里装修得很漂亮,雨儿她们被带进三楼的一间招待室,精疲力尽的姑娘们一进门就跌坐在沙发上,一个个精神全无,头发散乱,衣服脏的更是不成样子,上面还或多或少的粘有她们在船上的呕吐物。

  有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走进来,女人用广州腔的普通话对她们说:“大家兴苦了,欢迎你们来到香港,今天你们太累了,等一下冲个凉,好好的睡一觉,其它的事明天再说,来,这是你们明天要穿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她们都叫我四姐,你们以后就叫我四姐吧。”

  说完,每人递给她们一个大大的纸袋,并拿出一个笔记本,逐一旬问了他们的名字和各人的鞋号,说鞋子明天会送到他们的房间里,然后把她们两个人一组分别带进几个房间里,房间很漂亮,像宾馆似的,有两张席梦思床,有地毯空调,还有卫生间。

  雨儿的同伴看来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进门就爬在床上睡了起来,雨儿强撑着了到卫生间洗了个澡,还上了袋子里的内裤,那是一件带花边薄薄的内裤,穿上会显得特别的性感,雨儿也很喜欢。

  雨儿睡觉是从来不带乳罩的,这也许就是她乳房发育很好的原因,躺在那软软的床上,她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容,也许,在梦里她梦见自己已经成为一颗明星,但她哪里知道,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落入了虎口,明天就将是她恶梦的开始。

  也许是昨天太累,雨儿直睡到下午两点才醒来,同伴已经起床在那里试穿她的新衣,看来她很喜欢这件衣服,站在镜子前摆来摆去的欣赏,雨儿也打开她的袋子,里边有一件黑色的没有吊带的乳罩,很薄,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和一件黑色的弹力筒裙,床变还放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她很快地穿戴起来,梳洗完毕后来到镜子前面,同伴马上赞叹起来:“哇,你穿这件衣服正是又漂亮又性感,”

  雨儿却觉得有点儿不自在,她从来没有穿过这么高的高跟鞋,脚尖还有点微微的发痛,使她不由得挺直了身子,雨儿本来就是一米六八的个儿,这样就显得更加的苗条,那件裙子很短,上身仅齐胸,没有吊带,雪白的臂膀都露在外面,下身也很短,堪堪能遮住屁股,跟显得双腿修长,衣料是高弹力的,紧紧地包裹住身体,把雨儿那迷人的曲线显示得淋漓尽致。

  雨儿虽不愿意穿得这么暴露,但也无其它衣服可穿,自己的脏衣服和鞋子好象已经被人拿走了,在想一想,这件衣服也蛮漂亮的,就这样吧。

  回头看看那位同伴,穿一件和自己同样款式的裙子,不过颜色是天蓝色的,配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个头虽比自己略矮一点,但身材长相很不错,也很迷人,两人互相介绍,雨儿才知道她叫李娜,是东北哈尔滨人,和自己同龄,也是十九岁,来这里以前已经在广州作了近一年的歌舞厅小姐。

  这时,有人给她们送饭进来,两人的肚子昨天晚上都已经吐地干干尽尽,现在也实在饿极了,就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饭后,四姐进来通知她们,说老板等一下要见她们,让她们化化妆,打扮得漂亮一点,桌子上已经有一堆化妆品,两人很快的化好妆,彼此看看,都比以前更加漂亮。

  过了一会儿,他们八个人又被召集在一起,由两个男人带她们去见老板,其他几个姐妹也穿和她们一样款式的裙子,只不过颜色各异,有红色的、黄色的、灰色的,每人一色,一个个都打扮的漂漂亮亮,性感十足,由于鞋跟很高的原因,走起路来屁股就不由得摇来摆去,更是风骚十足,看的几个男人直咽口水。

  穿过一条地下通道,她们被带进隔壁别墅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很豪华,正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男子,看样子他就是老板,他的身后站着两名彪形大汉,样子很凶。

  带她们来的一个男人让她们面对老板在屋子中间站成一排,然后走过去毕恭毕敬地对座子沙发上的男子说:“大哥,这些是昨天晚上到的货,您看看。”

  那男人“嗯”了一声,摆摆手让他站在一边,站起身来走到几位姑娘的面前,一个个的从上倒下仔细的盯着她们看,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念叨:“嗯,不错,不错!”看的她们身上直发毛。

  看完身前又看身后,看完一圈,又来到雨儿的身前仔细看了看,指一指雨儿,然后对带雨儿她们来的两名男人说:“把她留下,其他的你们带去,这可是一批好货,告诉老四一定要好好的下功夫训练,”

  “是,大哥。”他们留下了雨儿,带着其余的姑娘出去了。

  雨儿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对三个男人,她感到一种不祥之兆,心里马上害怕起来。

  果然,那男人说道:“把她衣服扒下来。”

  “是,大哥。”还没等雨儿反应过来,男人身后的两名大汉已袭身来到雨儿的身边把她的两条胳臂加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雨儿开始哭喊,拚命的挣扎,但她一个姑娘那是两名大汉的对手,很快,裙子被脱掉,乳罩内裤还有丝袜连撕带扯的被扒了下来,手脚也被固定住不能动,只是她还在哭喊。

  赤裸得雨儿浑身雪白,身材苗条,不胖不瘦,两个半球型的乳房挂在胸前,乳头周围是粉红色的乳晕,细细的腰身,圆圆的屁股,修长的双腿,一双小脚,下腹部点缀着一小撮黑黑的阴毛,正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只是由于挣扎使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显得有些散乱,那男人来到身前,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看看说:“长的正是漂亮啊!”又去摸摸她的乳房,捏捏她的屁股,然后说道:

  “带她到里边去。”

  雨儿被两名大汉拖进隔壁的套间,,丢在一张大床上,那男人随即跟了进来,对两名大汉挥挥手“你们出去。”

  “是,大哥。”两人退了出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那男人脱掉睡衣,露出了浑身结实肌肉,跨间的肉棒已经挺立在那里,又粗又大,雨儿现在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害怕的卷缩在那里哭泣着,男人迅速的扑了上来。

  “滚开,滚开。”雨儿一边拚命的哭喊,一边拚命的拳打脚踢,由于雨儿死命的反抗,那男人竟一时无法得手,“噢,还是一朵带刺儿的玫瑰。”这更加引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又使劲地抓住了雨儿的双手。

  女人毕竟是女人,由于拚命的反抗,一会儿功夫,雨儿就渐渐没了力气,她的双手被分开压在两边,腿也被分开,男人终于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还在挣扎,但已经很微弱了,男人笑看着她说:“小宝贝,别哭,一会儿我就让你高兴的要死。”说完,男人腰身一挺,那粗大的肉棒向雨儿的小穴里插了进去。

  “啊——”雨儿虽已不是处女,但还是第一次承受这么大的肉棒,又没有淫睡滋润,小穴就向被撕裂一样,她不由的大叫一声,泪流满面。

  男人并不急于进攻,他低下头去亲吻雨儿的脖子,用舌头去添弄雨儿的耳根,他是个性爱高手,知道怎么弄回引起女人强烈的性欲,他又去亲吻雨儿的双乳,用舌头挑逗她的乳头,还在乳头周围绕圈儿,雨儿的乳头也渐渐变硬,与此同时,他的下边也开始活动起来,那肉棒轻轻的拔出,又慢慢的插入,到底再轻轻的顶一顶,然后再轻轻的拔出,慢慢的插入。

  凶狠的男人突然边的那么温柔,雨儿紧张的神经也慢慢的松弛下来,现在,她已经无任何反抗的力量了,但她还在屈辱的哭泣,经过男人的挑逗,渐渐的她还有了反应,双乳引起的兴奋慢慢的向全身扩展,下身也渐渐的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酥酥麻麻的舒服感,小穴里也流出大量的淫水,每当男人的肉棒拔出时小穴就会感到空虚,插入时就会很充实。

  由于男人的动作很慢,小穴竟然开始痒的难受,雨儿已停止了哭泣,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头还不时的摆来摆去,她好象正在忍受着另外一种痛苦,渐渐的她再也忍不住了,竟然会挺动屁股去迎凑它的插入。

  看到雨儿的神态,那男人知道她已经兴奋起来,于是就放开了雨儿的双手,雨儿果然也不再反抗,男人挺起身来,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肉棒也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嗯……,”雨儿兴奋的发出淫叫声来,两只手死命地抓床单,头在不断的搬动。屁股也在不断的挺动,主动的配合着男人的动作。

  “啊,叫声也那么迷人,怎么样,舒服吧?”看到雨儿已渐入佳境,男人抬起身来,跪在她的双腿间,两手抓住她的脚腕,举起来向两边分开,令她感到惊奇的是,别的女人做这个动作时双腿就会打弯,而雨而是舞蹈演员,腿就可以伸的很直,这是她的姿态更加优美,男人更加兴奋起来,快速有力的在雨儿的小穴里抽插。

  “嗯……嗯……嗯……”雨儿淫叫得更加大声,双手也不住的摸捏自己的乳房,上身像蛇一样的摆动着,小穴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一浪高过一浪,雨儿感觉自己就像升上了天空,在蓝天白云剪飘来飘去,男人一次次的冲击,把她带向更高,终于高潮来临,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传遍全身,一股淫液从小穴里喷出,小穴一下一下的收缩,她长叫一声,软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看看雨儿的高潮已经来临,男人也不动了,他的肉棒还留在小穴里,享受着小穴收缩的舒服感,但他万万没想到,随着一次次的收缩,雨儿的小穴里竟然传来一种强大的吸力,差一点让他这个沙场老将射出精来,好在他定力够强。

  “哇!这居然是个宝穴。”这意外的发现使他惊喜万分,这种小穴经过训练就可以变成能使男人起死回生的宝穴,在女人中可说是万里挑一,他更加喜爱雨儿了。

  他把已经瘫软的雨儿翻过身来,让他爬在床上,双手抓住她的腰,让自己的肉棒从后面插进雨儿的小穴里,猛烈的抽送起来,雨儿的屁股白白的,圆圆的,柔柔软软,随着男人的冲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雨儿高潮过后,刚刚清醒,肉棒在小穴的插弄又使她很快的兴奋起来,嘴里发出淫浪的叫声,屁股不断地摇来摆去配合着他的动作,胸牵挂着的两个乳房荡来荡去,淫性十足,被插了七八分钟后,雨儿的高潮又一次来临,被干的软在那里,那男人似乎并没有尽兴,她让雨儿侧卧在床上,然后也躺在她的身后,扳起她的一条腿来,从身后又重新插入她的小穴。

  刚才的一番折腾,他确实也有点累了,这样的体位能边休息边干,他一只手摸捏雨儿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进雨儿的两腿间用指头去挑逗雨儿的阴蒂,这一次,雨儿很快就达到了高潮,那男人也不想再忍,狠狠的插了几下,一股浓热的精液喷射在雨儿小穴的深处,让雨儿舒服的浑身直打哆嗦。

  过了一会儿,男人才从雨儿的小穴里拔出了软下来的阳物,真是心满意足,他的队伍里又填了一位超级淫娃,他躺在那里一边休息,一边用手抚摸着雨儿,欣赏着雨儿白白的像绸缎般的皮肤。

  雨儿的高潮渐渐的退去,思想也从天上回到了现实中,她转身看了看身边的男人,慢慢回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悲愤交加,她把自己卷曲起来,又一次委曲地哭了。那男人又拍拍她的屁股,起身穿上了睡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