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性欲怪病
性欲怪病

性欲怪病

在高一暑假里我染上一种怪病,它让我对性事产生强烈的欲望。


  罪魁祸首吗。就是我暑假无意间下载到外国色情片。毫无剧情可言的直来直往。我就那样呆呆坐在自己的电脑前面,从头将它看到尾。


  感受吗。


  可以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十分震撼,特别是那个躺在肮脏的地板上不断迎合抽插她的金发洋女,她的表情至今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


  那是怎么样的快乐,明明很淫贱的样子。


  从那以后。我开始疯狂下载各式各样的色情片,口味也越来越重,时间也越来越长。


  到近期我甚至会成整夜整夜的看。


  为了避免家人的察觉。我会小心的将音量调到最低,戴上耳机,聆听每一次磨蹭和触碰。


  期间更是学会了自慰。开始的时,还会小心的去卫生间好好洗手,然后小心的在阴道外围轻柔的揉搓,细细的品味那每一次触碰带来异样感觉。但只是最初的几天,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觉越来越淡。我的手也开始向里深入,那里面是另一番天地。


  带着皱褶的温热是我对它的形容。不过它跟我一样的贪婪,一根手指变成二根又三根之后,我开始大胆的将一些其他的东西放在它的里面。


  黄瓜。火腿肠。茄子。钢笔。


  我身边一切一些能够找到的东西,我都尝试过了。


  但它还是不满足,它空虚,它寂寞,它需要更有质感的东西填满它。


  「陈雪,你真的要这样吗。你看你现在都堕落成什么样子啦,哪里还是那个清纯可爱的你啦,简直就是一个下贱的婊子。」


  站在自己的浴室中,对着镜子中赤裸的自己,我低声的责骂起自己来。
  就在我的低声责骂中。我的身体开始起了反应,瘙痒从胸腔开始,一直蔓延到两腿之间。在镜子的折射下,我左手揉搓起自己的左胸,右手则向下体摸去。
  胸部发育真是好呢。是想要别人揉搓才长这么大的吧。还有前天刚剃掉的阴毛又长出来啦,还真是好啊,又可以整天让自己痒痒的啦。


                啊-


  该死,洗澡水都凉了,还没有到达高潮。


  「哦。乖乖的,我很快就会找到一根大丁丁来填满你的。」


  我安抚性的拍了拍自己的下体。虽然非常想找个人跟我做爱,但周身的男生都是一些青涩的小男孩,一看他们那连胡子的脸,就让我倒胃口。


  不过也有一个看起来不错的人。就是我的同桌,李炎,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天天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特别是夏天从他短裤中传来那股浓烈的男人味,几次差点没忍住跟他做出要做炮友的表白。


  可人家到底是女孩子啦,该有的害羞还是有的,算了,如果这个星期还是这样的话,我就主动一点好啦。


  穿上粉红色的浴巾,戴好浴帽,穿着卡哇伊的拖鞋缓慢的从浴室走了出来。
  「雪儿来,把牛奶喝掉。」


  刚出浴室就看见我的单亲母亲赵雅端着一杯牛奶向我走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好的,母上大人。」


  我从她手中接过牛奶之后,一口喝个精光。


  牛奶是美丽最好的灵药,我长得这么洁白,胸这么大,跟我每天都喝牛奶脱不开干系。


  「雪儿,喝了牛奶就快点学习去吧。毕竟已经高二了,要是不努力的话,可是会被甩开的啊。」


  母亲开玩笑般拍了拍我的屁股,我则还以假笑。


  学习吗?呵呵。那种事情怎么会有看色情片来到有趣,那些最单纯的活塞运动才是这世界最真实的快乐。


  看着母亲转身回到了自己房间,我有些替她惋惜,单身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找一个男人回来吗。


  那个贵妇模样的温柔女人,应该让自己所有能供人淫乐的洞都塞满大丁丁才对吧。


  我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浴袍浴帽都统统脱掉丢到一旁,从放着内裤的抽屉深处拿出从网上购买来的定时跳蛋,涂抹点自己的口水,滑进自己的阴道。将笔记本电脑抱到床上,播放起最新的日本色情片,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梦中那个小小的跳蛋变成无比巨大,将我下体活活的给撑开到夸张的巨大,我家所有的居家摆设都往里面蹦,简直太奇幻了。


  「我走啦。」


  次日,我将自己打扮成青春少女的模样,跟的母亲做好告别之后,我除了家门。


  穿过熟悉的街道,跨过熟悉的学校大门,进入熟悉的班级。


  什么嘛。简直无聊透顶,一如往常的进入班级之后发出这样的感慨。


  既没有强奸也没有胁迫,我的校园生活真是糟糕透顶了。


  「早安啊,李炎同学。」


  终于来了一个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我的同桌,油腻腻的李炎。


  果然啊。一直到第三节课间,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李炎还是老样子上课不认真听见,自己在那胡乱摆弄着什么。


  但都跟我没有太大关系。什么嘛,明明有好好的勾引他啊,不是有无疑摸到他的手了吗。也有故意丢掉铅笔,用自己娇嫩的脸埋进他的裆部,这些还都没有反应,他是白痴吗。


  真是讨厌死啦,我要怎么开口啊。「李炎同学请操我吗?」这样也太没意思啦。


  看着我那个油腻腻的同桌去上厕所,我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随手翻动起他的课桌。


                咦-


  这是什么东西。


  我从他堆满垃圾的课桌中,找出一个日记本来。


  红色包装看起来有些老气。


  现在哪里还有年轻人会写日记这么老土,我耐着性子翻动两页,写着一些「努力啊」「加油啊」之类的话,之后满篇都是让我瞠目结舌的东西。


  「我的机会来了。」脑中回荡起这样的声音。


  陈雪是个婊子。陈雪是个婊子。陈雪是个婊子。


  这样的句子写了整整半本。什么嘛,原来他不是迟钝吗。那到底是不响应我的勾引呢。


  算了,等会我自然会知道。


  我看着低头从教室门口走进来的李炎,心中生出一个计谋。


  铃铃铃。


  是放学的铃声。


  「李炎同学,你给我等一下。」


  看着急忙收拾书包准备走人的李炎,我压低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叫住了他。


  「······」


  还是不搭理我。


  「不理我是吧,那我可要把这本东西交给老师处理咯。」


  我将红色的日记本,拿出来在他面前晃荡一下,又小心装进我高档的斜挎包里。


  「什么?这···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李炎被我举动吓了一跳。急忙翻找起自己堆满垃圾的书桌,确认我刚才拿着的就是他的日记本后,瘫软的倒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外表看起来挺特别的,怎么胆子这么小。


  「能给我解释一下,陈雪是婊子是什么意思吗。李炎同学」


  看着整个教室只剩下我们两个,外面的走廊也没有人走动之后,我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大声质问他,表情也装作很严肃的样子。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


  李炎从最初那种惶恐中回过神来,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对吧。这样才有意思呢。


  「你凭什么我说是婊子。」


  我可以跟他拉进距离,甚至能看清他油腻腻的脸上刚刚冒头的小粉刺,皱着眉头,一副要哭了的表情。


  说啊。快点说啊。老娘下面已经开始痒痒啦,说完就把我按在地上狠狠的操我。「明明别人会偷看你的大胸,还特意不带胸罩,每次捡笔都要用自己脸蹭我几下鸡巴,你说你不是婊子是什么。」李炎强硬的态度格外的招人喜欢,再多说一点我会爱上你的都李炎同学。「哪人家要是婊子的话,你想怎么样呢。」我撤掉自己刚才装出来的哭脸,换出一副非常期待笑容。


  快点说啊,你要干什么,是要操我吧,啊。「应该说是你想怎么样吧,自己明明是个婊子,随便勾引人,还要反咬一口。」


  李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脸玩味的看着我。


  是这样吗。最后那层窗户纸还是要被我捅破吗,那老娘我费这大力气干什么,还不如自己脱掉裤子就好啦。


  「人家。要、要,你那根正顶着人家下面的大鸡吧。」


  是这么说的没错吧。鸡巴什么的,还真是粗俗,就在我的伎俩被他识破之后,我整个人都跨坐在他的身上,用食指不停在他的大腿内侧上下滑动,没几下他就一柱擎天来。


  「哼,还真是一个下贱的婊子。」「嗯。」


  李炎还真不客气,用自己的两个大手将我胸抓住,不停的揉搓。


  那欢快的感觉是什么。


  随着他手上的力道加重,我的心都快跳了出来,自慰什么的见鬼去吧,女人果然还是需要男人来玩弄。


  「嗯、用力、嗯、不要停。」


  我配合的发出这种平时自己揉胸时很难开口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吗?」


  就在我享受他双手带给我的快乐时,他突然撤掉一只手,向我的内裤袭来,如果不是我出声,内裤已经被他脱掉了。


  「明明是婊子,哪那么多废话。」


  他迟疑了一下,直接将我按在书桌上,一把将他紧紧握在手中的内裤脱了下来。


  「不要,停。」就在我想继续阻止他时,一个火热的硬物顺着我早就湿润的阴道。


  这种结实的满足感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做爱吗?这也太爽了吧。


  「婊子,你说什么?」


  「嗯、嗯、讨厌啦,用力拉。」


  李炎在我阴道较浅的地方磨蹭了几下之后,停下来向我发出来挑逗式问话,我的手抓住他的暴露在外的屁股,用力送进了我阴道的深部。


  「啊」


  意料之中的快感还没有袭来,一阵撕裂的疼痛就充满了我整个阴道,是处女膜破了吗?


  「李炎,停一下,停!」


  「······」


  我认为有比较整理一下我的阴道,但是李炎根本没有理睬我的样子。他已经完全进入那种原始野兽的状态啦。


  「哼、哼。」


  听见我的话后,他的腰部更加用力了,不过那种带着疼痛的火热,让我有种奇妙的感觉,讲实话,我并不排斥现在阴道内部的整体状态。


  「算了,用力、李炎、用力操我。」


  「哼、哼。来、哼、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啦,开心最重要不是吗。我闭上眼睛享受起,我人生第一次性爱,我能感觉到他圆润的龟头不停摩擦我阴道内的肉褶子,是一连串电流般的刺激,顺着我的脊椎直达我的后脑勺,让那里酸溜溜的。


  「李炎,别、嗯、别、光、操我、揉、我的胸。」


  「骚屄,奶子痒了吗。」


  「是、是、奶子、痒了、需要、你帮、帮、我。」


  体温也开始上升,胸口有些发闷,直到李炎的大手抓住我的乳头才有所缓解,他使劲的向左右两边扯动我的奶子,对,就是这个样子。


  「嗯、好棒、李炎、好棒。」


  我有预感自己马上就要到达人生第一个别人创造的高潮时,一股滚烫的热流狠狠的冲击了一下我的阴道之后,原本被李炎的大鸡吧占据的阴道瞬间空了。
  「妈的。李炎,别停啊。」


  就差几下啦,气的我爆出了粗口。没有理会自己滴答流淌着白色液体的阴道,转身瞪着李炎。


  「赶紧给我进来。」


  我坐到了课桌上,劈开大腿,指着自己的阴道对李炎说道。


  「我好了。」


  李炎看着我,摊了摊自己的双手,甩动几下自己上面满是白浆的鸡巴,露出一个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你是废物啊,这么快就射了。」


  「谁让你的逼那么舒服,我也没有办法,要乖就乖你的骚屄吧。」


  「求求你嘛,再来一次。」


  既然有求人家口气太硬总不太好,我软软的贴在他的身上,恳求起他来。
  「骚屄,你自己看看几点了,再不走,学校大门都要关上啦。」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向挂在黑板上的时钟已经六点了吗?他还真没有说出,我们学校因为是非寄宿的缘故,一般六点半之后就会关闭大门,要是事情会变的非常麻烦。


  「不过,你真的还想要的话- 」


  「讨厌啦,快点说嘛。」


  李炎故作沉思的低下头想了一会,说了半截的话。


  「如果还想要的话,那等会就跟住我啊,骚屄。」


  李炎脸上露出一丝淫笑,提上裤子,收拾好书包,拍打了一下我的脸庞,自顾自的走出教室。


  离开学校后。我生怕他甩下我跑掉,紧紧的环保他的手臂上,过往看见我俩的行人都露出惊异的表情,更有人向李炎透出羡慕的目光。


  「骚屄,你很懂事嘛。来,进来吧。」


  我一路跟着李炎来到一栋低档的居民区,爬上一个老旧居民楼的顶楼,李炎打开门口,向我发出了邀请之后,我才穿上他平常穿的大号拖鞋。


  「呕,是你家吗?」


  刚进入房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腐烂味道,我分辨不出那里面到底混合着什么,烂球鞋、破袜子、没有及时清理的垃圾、还有李炎的臭脚丫子。


  「怎么嫌恶心,你可以出去啊。」


  李炎嘴上这么说,可手却将我抱得紧紧的。


  「讨厌啦,就不能体谅一下人家是女孩子的身份。」


  我扫视一下李炎的家。是那种一居室的直筒形结构,确认房间里没有第二个人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撒娇似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就你还女孩子,以后要叫自己骚屄听见了吗?」


  「人家- 」


  我还要说话的时候,李炎用自己满是大黄牙的嘴堵住我的小嘴。伸出舌头开始在我的嘴里搅拌,有浓烈的烟味还有因为蛀牙散发出来的口臭味。


  「呜、呜。」


  我象征性的抵抗了两下之后,开始迎合起他搅在我嘴里的舌头,因为他的舌头非常的宽,可以很好的将我舌头包裹住,总体来说感觉还不错。


  不过这个算是正常的舌吻。开始有些变了味道,李炎开始向我的口里吐口水,并用手脱掉我的校服外套,让我半裸的站在他的面前,并开始向下脱我的裤子。
  见他笨手笨脚的,我跟着着急起来,打掉他抓着我裤子的手,一手环抱着他的脖子,跟他继续激吻,一手拽掉自己的裤子,让自己彻底全裸在他的面前。
  其实发现自己超乎常人的性欲之后,我有刻意的裸体,所以此刻才不会感觉尴尬,再就是现在还处于盛夏,刚刚做完爱的我,早就满身是汗了,脱掉反而凉快不少。


  「骚屄,这可是你求我的,可别怪我不温柔喽。」


  李炎的嘴带着一串粘稠的唾液离开我的嘴后,将我硬生生的按倒在他家里勉强能叫做床的地方,狠狠的跟我做了两次之后,终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起来。
  看着他的鸡巴无论我怎么挑逗都硬不起来之后,我意犹未尽离开那个如同狗窝一样的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