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浦东女人
浦东女人

浦东女人

我和她是经过别人认识的。她家就住在上海中山公园附近。

  所以第一次见面,就在中山公园轻轨附近一家日式快餐厅吃面。第一次见面,觉得面容还白皙,只是比年轻的女孩子要沧桑了一些。但是说话很是风趣,相互觉得谈的来。她在浦东一家跨国公司做事,工作也相当繁忙。第二次很快见面了,然后在我住的单身公寓座。虽然在短信里一起聊的开心,但是见面还是有些拘谨,我让她看我出国拍的照片,她只是远远地站着瞅,不断微笑。我也感到互相还不熟,于是聊了一会儿,送她去赤峰路轻轨回家。以后在短信里聊的更多了,我开始用言语撩拨,说梦里想吻她。她总是不置可否,我想她大概有些心动了,我也心里痒痒起来。

  一周了,工作忙没有见面。眼看2006年的圣诞节快要到了。急忙联系她,请她去一家馆子吃饭。还是到赤峰路轻轨接她过来,然后到了一家新疆馆子,就开在新疆政府驻沪办公处,上面是宾馆,下面是餐馆。以后才知道,开在地下,是因为晚上有歌舞表演,隔音。服务员和饭菜都是地道的维吾尔菜,牛羊肉很多,还特意点了一道骆驼肉。7点半钟,歌舞表演开始了,维族姑娘很漂亮,穿着薄纱的裙子更显的轻盈婀娜。馆子里今天维族人居多,还有许多一家人来的,一些维族大婶还带着孩子。维族妇女胸部和臀部都很丰满,歌舞表演间歇期间,他们不甘寂寞,也上来翩翩起舞。我看的有些眼热了,邀请她一起跳舞。她起先不肯,最后我们也进场了,其实两人两人都会跳。我只是想搂着她的腰。她的腰还细,她的脸贴在肩头,头发撩在脸上有些痒。吃完饭,一起不行回地铁站。两人都感觉有些心里的冲动。路过一个小公园,于是想进去,到时可以在黑暗里摸摸,我想。问她是否愿意,她不置可否,猜想她也有意了。可惜,天晚了,到门口一问,关门了。只好,慢慢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快到轻轨站了,有些不甘心如此平安夜就这麽平安地度过。看周围行人稀少,于是问她昨夜是否梦见我吻她了,她害羞一笑,没有回答。我冲动起来,忽然揽住她地腰,猛地吻她起来。

  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马上回吻,眼睛也闭了起来。她的嘴唇很干,但是舌头很温润灵巧。过了不过一分钟多,她忽然醒悟过来的样子,挣脱出来,说,路上人多,不要了。我只好也暂时放开她,但是有些不甘心,继续问她吻的好吗,她还是不回答。勉强先前走了几步,我揽住她的腰,突然又吻住了她,这一次吻的比较长,她没再试图逃脱。不过感觉她以前应该谈过,富有经验的,这也难怪,毕竟是她也30有余的人了。毕竟在人行道上,身边不时闪过行人。不过两分钟多一点,她又摆脱了我,这一次,我也没在坚持,一直送她上了轻轨。元旦很快到了,联系后得知她已经提前放假。于是后天约在中山公园下午一点见面。这一次互相感觉亲密多了,一见面,她就主动挽起了我的胳膊,头也擦在肩头。不是周末,还不到元旦,公园里人不多。多是一些退休的老头老太。公园也不大,很快里里外外逛了个遍。虽然我也在上海呆了七八年了,但是这一带只是转车路过多,下来逛公园的确还是第一次。逛得有些累了,于是在一处长椅座了下来。她将头靠在我肩上,我将她揽起来,才发现她穿得并不多,外面坎肩下,毛衣下面只是一层薄秋衫。下面的裤子里也穿的不多。将她的手拿过来,发现很凉,于是问原不愿意帮着暖暖啊。她也当然好,于是将她的手放在我小腹上。我有些冲动了,下面的小鸡鸡明显有些发胀。故意将她的手慢慢移到小腹下面,那上面有些隆起了,她似乎故意装作不知道,手也有意无意的在隔着衣服在上面蹭。我开始用话语撩拨,说有些涨了。问她感觉到没有,她嘻嘻一笑,头靠在肩上,手开始不安份的抚摸起来。毕竟隔着衣服,而且手藏在大衣里面。已经是冬日下午了,夕阳将金色阳光撒在公园的道路、湖面,暖洋洋的,特别是那些常青的树木,更是使得有些春天的气息了。在她的小手的抚摸下,下面的小鸡鸡更加硬了,我有些忍不住了,于是悄悄解开腰带,将她的手直接放在鸡鸡上,手凉凉的,龟头愈加膨胀了,她的手明显的握的紧了,开始按着龟头。我悄悄问她像不像金箍棒,她说像香肠。我让她往下摸,她开始玩弄那两个小球。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人渐渐稀少。在她的小手的不停抚摸下,我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告诉她我要射了,她很紧张,嘴里说着不要射,手却加快了上下摸索的速度。我让她将鸡鸡拿出来,终于在她手里射了……这是一次美好的经历。

  【完】